复旦大学日本韩国研究中心主任郑继永认为,虽然韩方试图在朝核问题上发挥作用,但主导朝核问题的关键方是俄国,韩方能做的比较有限。

此事之所以引发热议,究其关键,就在于它指涉的现象为公众所难容。